设为首页 | 新闻网导航

孩子获爱心款治疗 其父扣住爱心人要发票报销

来源:网络整理 | 采集侠 | 2013-08-09 10:26

孩子获爱心款治疗 其父扣住爱心人要发票报销

杨长高和他一岁多的孩子。

孩子获爱心款治疗 其父扣住爱心人要发票报销

杨长高激动地解释他和南京爱心妈妈冲突的由来。

孩子获爱心款治疗 其父扣住爱心人要发票报销

夏海风哭着向警察做笔录。

南京儿童医院发生一起蹊跷纠纷,专家称“善款报销”是监管空白地带

中国江苏网8月9日讯 前日下午,南京市儿童医院发生一起蹊跷的纠纷。一位孩子的家长竟然“扣住”一直资助他们的两位南京“爱心妈妈”不让走,两位“爱心妈妈”被吓坏了,立即报警求助。原来,这位家长想要孩子的住院发票,他回家后可以申请农村合作医疗报销。但“爱心妈妈”认为,孩子所有住院的费用都是由南京爱心妈妈群支付,财务核销需要,不可能提供发票给家长。

记者获悉,如果家长得到发票,他的确有可能再度获得报销——这显然不合常理。也因此,我国现行社会保障体系中,一处监管空白之地被意外揭开。

“善款报销”引发遗憾事

一场意外的纠纷

孩子家长扣住爱心妈妈不让走

前日下午5时许,南京市儿童医院急诊大厅内,1岁多的杨乐乐(化名)坐在小推车上嚎啕大哭,他的父亲杨长高赤着脚站在大厅中央,大声向围观人群控诉着什么,表情特别激动。

夏海风和孟令相两人站在大厅的电梯口前,看着杨长高,两人神情不安。夏海风脸上挂泪,大约一个小时前,这位“爱心妈妈”拨通了南京110报警电话,在电话中,她哭着告诉对方:“我被一个我们资助的孩子家长扣住了,他不让我们走!”

夏海风和孟令相都是博爱之家——南京爱心妈妈群的一员。这个南京知名的公益组织由清一色的南京爱心妈妈组成,现有成员1756人。她们每月定捐并吸纳社会善款,专门救助大病儿童。从2010年成立到现在,该群已经救助了52个孩子。

夏海风因此和杨长高结识。夏介绍,今年6月初,经江苏电视台一个记者介绍,杨长高带着宝宝找到南京爱心妈妈群求助,长相可爱的杨乐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法络四联症、无肛会阴瘘、头皮血肿等多种病症,而其家里却一贫如洗,无钱治疗。

南京爱心妈妈群决定救助,并确定夏海风和孟令相两人为“牵头妈妈”,具体负责救助杨乐乐,包括募集善款、寻找医院和治疗专家等。其后的募款活动,该群一共筹得善款9万余元。在南京爱心妈妈群的帮助下,6月16日,杨乐乐住进南京市儿童医院。其间,经几位爱心妈妈帮忙联系,院长莫绪明亲自主刀,给小孩做手术,手术非常成功。7月18日,杨乐乐出院回家休养。杨乐乐住院期间,所需一切费用均由南京爱心妈妈群承担。

事发当日,杨长高带着孩子从泗洪来南京市儿童医院复查。来宁之前,杨和夏、孟两位爱心妈妈说好,当天在儿童医院见面。届时,两位爱心妈妈会提供杨乐乐住院发票的复印件,用于杨长高回乡后申请低保。

夏海风让杨长高在一份协议上签字,让对方保证发票的复印件只能用于申请低保。但杨长高“突然就激动起来”,他就是不签字,也不让两位爱心妈妈离开,“今天我来了,就没打算走!”杨长高大声说。事后,杨长高对扬子晚报记者解释说,他的意思是他这次来南京给小孩复查,就没打算当天走,是爱心妈妈误解了他的意思。

从来就没遭遇这种情况,夏海风说自己当场就被吓坏了。

只为可以报销的发票

原来孩子爸爸是想要住院发票去报销

很快,两位警察赶到事发现场。面对警察的询问,杨长高支支吾吾,不肯说双方发生冲突的真实原因,只是反复强调“爱心妈妈不讲信用”。

一再询问下,杨长高这才表示,他需要孩子的住院发票。“我回去可以报销”。杨告知:有了发票之后,他回到泗洪后,一方面可以“从红十字会申请到(他)献血的钱”,还能向慈善总会等单位,申请大病补助。

杨长高承认小孩住院所有费用都是南京爱心妈妈群支付,但他表示,他要这些发票是因为小孩将来治疗还需要钱,而他家里十分贫寒,没有能力给小孩继续治疗。

夏海风则给记者出示了一份有杨长高本人签字的救助申请表。在这份申请表的申请须知一栏中,第8条规定:“出院结算时,若家长自筹费用部分比例超过治疗费用总额20%,家长可以将发票带回用于报销;若其自筹比例低于20%,则发票原件需回收作为南京博爱之家财务核销用。”

该条同时规定:“如果同时申请了其他基金会、救助项目,需按照所申请基金会、救助项目的相关要求提供发票的原件或复印件。”

夏海风表示,因为治疗杨乐乐,家长一分钱没有出,所有费用全是南京爱心妈妈群承担,因此发票不能提供给杨长高,南京爱心妈妈群同样需要发票来核销。此前两人就因此发生过矛盾,但没想到冲突会闹得这么大!

为何家长自费比例超20%就可提供发票?南京爱心妈妈群负责人王婷解释,设定这项标准一方面是参照国内其他公益组织的规定——因为涉及到对公益机构的财务审计,因此国内几乎所有大的基金会和慈善机构都规定,如果基金会或慈善机构所付的钱超过80%,就必须要有原始发票核销。

“另一方面是为了鼓励家长自救,以免家长对爱心妈妈群产生依赖。”王婷说。

意外揭开监管空白

专家认为拿善款去报销会造成不公平

“爱心妈妈被救助对象扣在医院!”这则消息迅速在拥有一千多个成员的南京爱心妈妈群内传开,数位妈妈迅速赶往南京市儿童医院“驰援”。

“一分钱没掏给小孩治病,还想拿发票报销骗国家的钱,这怎么可能呢?”看见杨长高后,一位爱心妈妈特别气愤地说。

问题是,杨长高假如拿到发票后,他是否真能报销呢?

昨日下午,扬子晚报记者致电泗洪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知,该县参加农村合作医疗的成员,只要有住院发票、出院小结、费用清单、合作医疗证等即可获得报销,至于报销的比例则需审核。

因为所有条件都符合,换句话说,杨长高拿到发票之后的确能再获报销。

多位“爱心妈妈”也向记者证实,按照此前她们的救助实例来看,一些家长在南京获得爱心救助后,回到家乡后还能享受到国家相关救助政策。对于这样的家长,该群唯一的要求是,家长必须保证让报销的钱全部用于孩子今后的治疗,不得挪用。

有专家认为,类似的情形牵引出一个尴尬的现实:一方面家长能够获得全额的社会爱心救助;另一方面,他拿到发票之后,还有可能再享受国家保障体制的福利。这对社会上更多需要救助的对象来说,绝对不公平。

南京大学河仁慈善学院常务副院长陈友华教授认为,对于我国的社会保障体系来说,这是一个监管的空白地带,值得有关部门注意。

陈友华教授表示,慈善捐款毕竟非常有限,对于更多的救助对象来说,国家医保才是主体,慈善捐款作为一种补缺的角色而存在。回到杨长高的实例上,陈教授认为,家长可以拿发票去报销,但报销的钱应该返还给南京爱心妈妈群,用来帮助更多的其他需要帮助的孩子。

“他的行为相当于骗保,这在国外是可以入刑的,不仅不能报销,而且还可以取消他所有获得社会福利的资格!”南京一刘姓市民评论说,他有一位朋友在美国税务部门工作。

然而杨长高未必能意识到这些。当天晚上,在南京华侨路派出所,在民警的协调下,他和几位爱心妈妈代表坐在一起,双方最终没能达成一致。

当晚7点35分,民警让爱心妈妈先离开派出所。临走时,警察叮嘱爱心妈妈以后不要和杨长高单独相处:“如果他再来找,第一时间报警!”

记者手记

爱心善款也是社会资源

接受采访时,博爱之家——南京爱心妈妈群的负责人王婷表示:杨长高一事让群内很多爱心妈妈“很受伤”,以致很多人都产生怀疑:“我们这样投入到底是为了什么?”

事实上,此事伤害的不仅仅是一群“爱心泛滥”的爱心妈妈——她们都有自己的全职工作,只是因为疼爱小孩而走到了一起,以期尽自己微薄之力,能帮一个就帮一个。

它还伤害到原本就弥足珍贵的社会保障体系。社会保障体系的存在,原本就是为了救助需要它的人群,小孩的病经社会爱心捐赠已经治好,后续的治疗也有保障,理应不可再挤占国家宝贵的诸如农村合作医疗等项目的救助资金。

爱心捐款也是一种社会资源,它是我国社会保障体系中重要的一环。很显然,它不专属于某个群体或者某个救助的对象。正如南京大学河仁慈善学院常务副院长陈友华教授所说,当一个小孩的病治好了,剩余的钱就应该拿出来,给更多需要帮助的孩子。

一方面获得社会救助,另一方面还可能享受政府医保,这样两边得利的尴尬,揭开我国现有社会保障体系的监管空白之处。道德谴责不是解决此类问题的根本。随着公益社会的形成,类似的实例估计将来会更多出现,因此必须要“堵漏”成规。

(中国江苏网)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