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新闻网导航

自闭症患者成为新好员工

来源:网络整理 | 采集侠 | 2013-08-16 12:02

自闭症患者成为新好员工

今年5月,特拉华谷地区最大的IT咨询公司、Computer Aid, Inc.(CAI)董事总经理厄尼斯特•狄安纳斯塔瑟斯宣布了一项令人吃惊的计划:到2015年年底,公司将把罹患自闭症谱系障碍(ASD)的员工占比提升到至少3%。狄安纳斯塔瑟斯解释说:“这个举动并不是为了维护残疾人的权益,而是向企业界引荐经常被人们忽视的高素质人才。”

在协力开发这一未被利用的人才资源方面,CAI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2012年5月,房地美(Freddie Mac)为自闭症本科生设立了一个发放全额薪资的实习项目。房地美的多元化学习和招聘经理史蒂芬妮•罗伊默说:“我们的实习生是出色的员工,他们在工作时不会轻易分心。”虽然自闭症会妨碍社交能力,但是这种病症谱系最严重的患者【往往被称为亚斯伯格症候群患者(Aspies),尽管亚斯伯格症候群(Asperger's Syndrome)已从最新版的精神病学圣经——《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中被删除】通常拥有出色的问题解决能力,尤其在所谓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领域。这些雇员一次可以长达数小时地专心从事某项重复性工作;他们对细节也有着惊人的注意力。

美国企业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在主动聘用自闭症员工方面仍处于追赶阶段。过去的10年中,丹麦公司Specialisterne(公司名在英语中是“专家”的意思)一直在培训自闭症员工,把他们安置到多个欧洲国家的科技企业,包括丹麦、英国、爱尔兰和德国。而CAI正在与这家公司开展合作。Specialistinterne负责人索科尔•索内已于近期从丹麦搬至特拉华州。索内说:“我决定拿出全部精力,与美国各个地区的公司进行合作。”他进入这一行业的动力主要源自他患有自闭症的儿子。今夏,索内和CAI开始培训第一批自闭症患者,其中有4位已在特拉华州卫生和社会服务部(Delaware'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Social Services)开始从事IT方面的工作。到今年年底,CAI-Specialisterne团队将培训约50名员工,双方计划将这些员工安置到另外两个州的政府部门、一家大型的保险公司和一家财富50强银行,以及其他一些机构。

Specialisterne最近还争取到了一位知名的欧洲客户,德国软件业巨头思爱普(SAP)。SAP首席多元化官安卡•威登伯格与索内于今年1月在达沃斯【索内当时正以施瓦布基金会(Schwab Foundation)2012年社会创业奖(2012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Award)获奖人的身份参加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的重大年度盛会】首次碰面。此前,威登伯格就已经有意要扩大自闭症员工的招聘。威登伯格说:“我从事人力资源工作已经20多年,我们的工作重点一直是寻找拥有团队合作精神和良好沟通技巧的员工。但是对于公司所从事的软件测试这项业务来说,自闭症员工拥有与生俱来的优势。”威登伯格的办公地点位于SAP设立于德国沃尔多夫的国际总部。两年前,威登伯格在印度启动了公司的第一个试点项目;在索内的帮助下,她打算在今年年底之前将自闭症员工安置到德国总部以及三家分别位于帕罗奥托、蒙特利尔和温哥华的北美分公司。此外,威登伯格曾在5月份宣布,她预计到2020年,自闭症员工将占公司全球员工总数的1%。

雇用高功能自闭症员工的做法也让政界人士感到兴奋不已。他们把这种做法看作是刺激经济增长的手段。特拉华州州长、全国州长协会(National Governors Association)会长杰克•马克尔(民主党人)是索内和CAI的媒人。马克尔两年前第一次见到索内,当时马克尔正在宣布他的会长倡议——“好财务妙方:雇用残疾人。”自此之后,马克尔开始向全国各大科技企业宣传索内培训项目的理念。他说:“美国即将经历巨变。放着这些高素质人才不用是不明智的。这么做最符合股东利益。”

两党的国会领导人也都跳上了这条船。密西西比州共和党众议员格雷格•哈伯对此颇有感触,因为他的儿子患有X染色体易裂症(Fragile X Syndrome)。这种遗传缺陷能导致类似自闭症的症状。哈伯说:“被诊断患有自闭症的人往往非常聪明。经过适当的职业培训之后,他们可以拥有突出的工作业绩。”他于最近提交了一项涵盖三大内容的法案,也就是众所周知的TEAM法案(向卓越、成就和移动性迈进)。这项法案所包含的多项条文十分有利于帮助自闭症患者寻找全职工作。法案中的一条重要条款将改善州教育机构与州发育性残疾机构之间的协作。

同样,患有自闭症的年轻人成为了最近修订的《劳动力投资法案》(Workforce Investment Act)的重点保护对象。这项法案的发起人是参议院卫生政策委员会主席、民主党参议员汤姆•哈金。例如,根据法案建议的行政长官学者计划(Commissioner's Scholars program),每个州将资助两名自闭症学生接受STEM专业研究生教育。哈金说:“我们不能让这些有才干的美国人游离在劳动力大军的边缘。”

如今,人们发现,自闭症患者的数量要比之前预计的更多;疾病防治中心(CDC)最近的研究显示:2%的美国人都患有自闭症。尽管那些症状较为严重的患者在处理最基本的交际问题时都会感到十分困难,但那些高功能患者则并没有多少限制。但是患有自闭症的人时常会直抒己见;或者,他们可能对噪音或其他环境刺激异常敏感。结果,就算这种高功能组的患者顺利完成了高校学业,他们可能仍然难以找到一份既有意义、又与自身技能相匹配的工作。自闭症患者自我宣传网络(Autistic Self Advocacy Network,简称:ASAN)总裁阿里•尼曼指出,在持有本科或硕士学历的自闭症患者当中,找不到工作或大材小用的现象很普遍。阿里自己也是自闭症患者。他说:“我们的障碍来自于社会构架。我们应该在公司中享受和肢体障碍员工同样的待遇。”

而这就是索科尔•索内所从事的工作。他所举办的为期四周的培训项目能帮助自闭症患者适应职场环境。尽管这些患者最初并不愿意与他人一起工作,但在索内的指导下,他们学会了如何以团队的方式处理问题。索内还为公司经理出谋划策,告诉他们如何帮助这些人适应工作环境。这些患有自闭症的人通常需要比常人稍微多一点的私人空间——例如,带门的办公室。当然,让那些自闭症员工在饮水机旁或在咖啡厅与同事畅谈闲聊不大现实。

索内宣布第一批四位美国雇员已准备好今夏上岗时,这些雇员立刻受到了特拉华州卫生和社会服务部部长瑞塔•兰德格拉芙的热烈欢迎。她说:“我曾亲眼目睹过索内教授学员的过程。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兰德格拉芙注意到,与自己相比,自闭症员工往往能更快地发现数据规律。兰德格拉芙补充说:“从雇主的角度来讲,这样做得投资很小,因此风险较低。但是,由此得到积极成果的可能性非常高。”(财富中文网)

乔舒亚•肯德尔是《美国的偏执心理:成就一个国家的强迫性力量》一书的作者。

译者:翔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更多